2024全球投资移民新风向:转移私人财富需求旺盛的一年

2024年02月07日

全球投资移民咨询专家Henley & Partners发布的《2023年私人财富移民报告》中指出,全球投资移民已进入变革性的新时代——随着气候危机、俄乌战争引起的持续广泛的社会政治动荡,以及中美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温,高净值人士(拥有100万美元及以上可投资财富的人群)对新的居住地及公民身份的需求持续增长,并展现出新的移民趋势。

报告预测,2024年将有12.8万名高净值人士在全球范围内移民。而在当前世界政治经济局势下,那些提供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拥有明确的政策与立法保护私人财富及传承、并在生活质量、教育及医疗水平方面领先的国家,很有可能继续超越其它国家,持续成为高净值人群投资移民的首选目的地。

blank

一、安全稳定成财富转移关键考虑

战争与政治社会动荡持续成为2024年的关键词。对高净值人群而言,优越的生活质量、顶级的医疗水平和世界一流的教育资源固然是移民的必然考虑,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希望能移居至安全、政治稳定的司法管辖区生活,以实现财富的保存和传承,这也是为什么2022年初见证了大批百万富翁从俄罗斯和乌克兰移民。再往南看,随着国内政治和社会经济形势的恶化,南非的富豪也越来越多地迁往欧洲和美洲,或寻求其它居住选择。

中国自2013年起一直是高净值个人资金净流出最多的国家。2022年约1.08万名高净值人士从中国移居海外,2023、2024年则将继续保持世界最大高净值人群流出国地位。近几年,中国政府开始更加密切地关注大型银行和互联网公司及其高管的活动,并加强对香港的监管。与2021年相比,2022年中国的高净值人群数量下降了5%——目前已不足100万;同样,2021年至2022年,香港的高净值人群数量也下降了11%(数据来源Henley & Partners)。

对于人身和财富安全的考量在现行局势下不言而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相当数量的私人财富纷纷流向那些政治局势稳定、提供健全监管环境、尊重法治和保障经济自由的国家。根据最新可及数据,2022年全球最多的高净值家庭选择移民至阿联酋、澳大利亚、新加坡、瑞士和美国。

二、高净值人群撤离英美?——传统目的地吸引力逐年下降

从历史上看,来自英国和美国等拥有强大护照的司法管辖区的公民通常并不对移民产生兴趣。但据美国知名新闻平台Business Insider透露,近年来,美国富人申请外国公民身份或居留权数量猛增。

同时,由于脱欧的最终结果及其对全球流动性的影响,英国申请人的移民兴趣也持续高涨。迫于英国日益高昂的生活成本和不断升温的政治紧张局势,许多英国人开始到国外寻找更广阔的发展空间。2022年,英国的百万富翁净流出1600人,而2023的数字预计将翻一番,达到3200人(Henley & Partners)。

高净值人群从美国和英国撤退的主要原因来自于税收制度的变化。2017年,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降低了富裕阶层的税率,最富有的5%家庭获得了特朗普减税政策的近一半利好——42.6%,最富裕的0.1%家庭在2018年平均减税193,380美元。然而,2023年,乔-拜登总统宣布,预计2024年的预算将扭转许多减税措施,尤其是那些影响高净值人士的减税措施。

与此同时,近年来撤离美国的富人群体中也不乏众多华人企业家人群和高净值人士。除了对于税收压力的担忧,不断增长的亚裔仇恨犯罪,经济不确定因素,以及日益恶化的社会分裂和犯罪等,都是驱使他们考虑二次移民的因素。

就英国而言,事实证明脱欧不仅不利于吸引高净值人士,也不利于维持现有的高净值人士。2022年,英国继续承受着有史以来最高的税收水平,高净值人士净流出1600人。其中大部分是那些在英国享有非户籍身份的人。2022年出于反洗钱考虑,英国终止其黄金签证计划,而其非户籍身份也可能在未来面临取消。

出于政治不稳定因素考虑,不少高净值人士或将放弃英美作为移民标地。由于两国将在未来12个月内进行大选,也有部分会等到选举结果出来后再作考虑。

三、亚洲财富持续向外转移,欧洲标地或成主流

亚洲是各种财富中心的所在地——东京、新加坡和中国的香港、北京、上海位列全球十大最富有城市榜单。许多居住在上述地区的富裕人士现在都在寻求投资移民解决方案,以保护其资金免受政府政策的潜在威胁。自2022年下半年起,来自东亚地区的移民需求激增,同比增长率超过200%。

与此同步的是部分传统亚洲移民标地的衰落。根据上周发布的一篇《经济学人》报道,“香港正在失去其作为国际大都市的独特地位和吸引力”。西方人士不再将香港视作理想的居住地,而大陆人对香港的独特印象也在逐渐消失。近年来,香港经历了20万人的人才流失,高净值人群数量也在2021-2022年期间下降了11%。

另一方面,新加坡作为传统的移民目的地,因其健全的法制体系,自由的经济体制和具有吸引力的税收制度,在2022-2023年依然位居世界第三大高净值人群流入国。但就亚洲客户的移民需求来看,因其仍未突破亚洲的局限性,有限的地理范围、市场与投资机会等因素,吸引力也正逐渐受欧洲替代。据相关数据,近年来北亚地区高净值人士对亚洲范围内移民项目的需求占比从 50% 降低至 20%,而对欧洲移民项目的需求占比从25%增长到50%(Henley & Partners)。

blank

四、瑞士稳居高净值人群欧洲首选

据《2023年私人财富移民报告》,瑞士作为欧洲顶级财富中心,仍持续吸引着高净值人士流入——约2200名高净值人士于2022年移居瑞士,全球排名第四,欧洲第一。在战争冲突不断、各国政局动荡、税负压力增加,且传统移民国优势日渐衰弱的情势下, 越来越多的富裕人士将目光放向这片位于中欧的“安全港”与“净土”。

瑞士吸引私人财富的原因之一是它给予的经济自由度。根据美国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发布的《2023年经济自由度指数》,瑞士排名世界第二。该指数衡量的经济自由度的主要方面包括:影响财产权和法院效率的法治、税收负担、政府规模、国家财政健康状况、商业、劳动和货币自由以及金融市场的开放程度。从最直观的税率角度而言,瑞士的企业所得税平均低至14.6%,增值8.1%,保持全欧洲最低企业综合税率。

而从安全角度而言,瑞士永久中立国的地位将其与一切战乱隔绝,而其独特的联邦委员会制度则保证了国内政治社会稳定和政策的平稳一贯性。瑞士具有相当健全的法律法规体系,高度保护私人财富。私人财富神圣不可侵犯,已写入瑞士宪法。

然而,除却政治稳定、低税率和高度自由外,富裕人士的优先考虑因素正在转向那些无形但同样重要的因素——生活质量与子女后代的前景。

从历史上看,投资移民的主要动机是获得替代居住地或公民身份作为备选计划,只有少数人会利用这些移民资产举家迁往新的国家。而如今,除了保证财富安全,富裕人士更希望能在居住地获得高质量的生活与投资机会,确保他们的后代有机会进入一流的学术机构,为他们的成功铺平道路。他们希望能够选择迁往更能抵御气候变化、生活质量更高的城市,并在他们的资本能够得到世代保护的国家扎根。

这也是为什么在欧盟诸国纷纷推出“黄金签证/护照”的潮流之中,瑞士依然是最受高净值人士青睐的欧洲首选。根据联合国最新的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瑞士因其顶尖的教育资源、领先的医疗水平和优越的生活质量,位居世界第一。

除此之外,与多数传统税务天堂相比,瑞士的另一大独特优势在于其坚实的产业基础和多样的投资与合作机会。作为常年蝉联欧盟综合创新指数榜首的国家,其坚实的六大支柱产业,以及四通八达的世界商贸网络,都能轻松为高净值人群提供高质量的投资及合作机会。

综上所述,瑞士对于富裕人士的吸引力不足为奇。这也解释了为何世界各地的家族财富管理机构开始持续向瑞士布局加码。根据伦敦《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尽管面临来自伦敦、纽约、香港以及新加坡的竞争,瑞士日益成为家族财富管理办公室的“吸铁石”——它“不仅是本国亿万富翁的家族办公室的集聚地,还是世界各国富人的资管基地”。

五、结语

总而言之,2024年仍将是私人财富转移需求旺盛的一年,也将持续见证大规模高净值人群在全球范围内的移民。而随着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日益难以预测,那些提供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拥有明确的政策与立法保护私人财富及其传承、并在生活质量、教育及医疗水平方面领先的国家,很有可能继续超越其它国家,持续成为高净值人群投资移民的首选目的地。

中国将延续过去十年传统,持续成为高净值人士净流出最多的国家。而对于财富和个人生活的科学长远规划,也将成为国内高净值人士和专业财富管理服务机构在2024年的首要考虑。

文章标签:
0 条评论
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发表评论 0/500

 
  1.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立即预约
开始对比 清空对比
blank
线

blank

欧美通移民

blank

400-8520-860

error: 咨询移民项目,请致电4008520860